微信号:cuiqing6668 客服QQ:776069844
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[登录][免费注册]
您的购物车中有 0 件商品,总计金额 ¥0.00元。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催情资讯 > 催情爵爷

催情爵爷
我爱性福网 性药 壮阳药 / 2009-09-14
[] [] []

催情爵爷高哲站在一旁,看着主子打了三个时辰的拳,他知道主子在生闷气,却不敢开口问原因。主子平时好是好,但当他心情低落时,最好谁都别若他生气,否则只会给自己找晦气。

    三个时辰了,还不想停歇,看来主子这顿气是又臭又长。

    主子可是当今皇上跟前的大红人,和其他四位爷都是皇上的得力助手,可说是位高权重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。

    到底是谁不要命了,敢若爷发怒?

    “主子,咱们要不要回屋里去了?”天黑了,他的肚子也饿了。年纪不过十七、八的高哲仍带了点孩子气,不过他在战场上的功绩是无法抹灭的。

    “你站累了,就自个儿先进去。”烈巽头也不回地说,拳头非但没有因为三个时辰的挥动而停顿,反倒加重了力道。

    “可是……”主子不进去,他这副将又岂敢休息?

    “你下去吧!”

    高哲身后传出笑声,他回头看,吓得双膝发软跪在地上,“皇……皇上!”

    “下去吧!我今天不来,他是不会罢歇的。”皇上挥挥手,让无辜的站了三个时辰的高哲先行离去。

    “皇上。”烈巽这才收拳,恭敬的抱拳请安。

    “算了吧!你这小子对朕又几分敬意?”皇上没好气的找了张石椅坐下,对打着赤膊的臣子直摇头,“朕问你,你忘了那件事没?”

    烈巽一脸空白的回望皇上,“臣不明白皇上所说的事哪件事?”

    “你别在朕面前装傻!”皇上气得重拍石桌,霍地起身来回走动,“朕知道你是怪朕当年硬要你娶那江南送来的才女,所以才用这种态度来折磨朕。别以为朕不会对你下手,朕是看在你为朕平定北方战乱的功绩,才多多忍让你的!”

    “皇上……”烈巽无奈的长长一叹,“君要臣死,臣岂敢不死?只要皇上一句话,臣可卧刀山,可入油锅。”

    “你……”皇上指着他,气昏了头,“哼,朕偏偏不让你死!那岂不是太便宜你了。朕已经决定好你们五人的去处,其他四人都已接获通知,准备前往。而你,给朕去漠北好好反省!”他不仅把圣旨颁下,还亲自过来一趟,自然就是要盯着烈巽,免得这怪脾气的家伙坏了他的计划。

    “漠北?皇上是要臣去平定漠北部族间的战乱?”烈巽深邃的眼中微微的闪了闪。

    皇上微微一笑,“你啊!虽是一介武将,头脑却是如此机灵,难怪当初先皇会把你从东北带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 “当初如果臣无幸被先皇与皇上赏识,恐怕至今臣依旧是一名低贱奴仆,受尽唾弃鄙视……”收回飘远的心魂,他严肃地凝视皇上,“臣自当为皇上尽心尽力,就算肝脑涂地,也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 是啊!他原本只是个东北异族地尊贵之人与汉人所生下的孽种,娘早死而爹又不肯认他,他只能在亲爹的府中做贱奴,是先皇和皇上看他际遇可怜又有一身的傲骨,才带他回京。之后,他在沙场上屡建奇功,才拥有了今天的地位。

    “既然这样,你就不能怨朕当时想赏你一个美娇娘。谁会知道她早就有情人了。”若非怕烈巽伤心,他早就把那斗胆抗旨的女人抓回来五马分尸了。

    烈巽这小子也怪了,对敌人冷面无情,对心爱的女人如此死心眼,早知道会弄成这样,当初他就不会乱点鸳鸯谱了。

    “皇上赐给臣的妻子,臣原来就该看紧,怎料臣无用,让那女人和她的爱人偷偷逃走。皇上未降罪与臣,这已经得天之幸了!”烈巽抬头望着微红薄暮,想起那时也是在这时候目送那对有情人离开的。

    “你这小子少讽刺朕了!总之,事情早过了,你别再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来折磨朕!你愿不愿意去漠北?”皇上有些焦虑,似乎不只是为了臣子的怪脾气,倒有些像担心计谋无法得逞的急噪。

    “臣愿为皇上肝脑涂地……”烈巽平板地念出一串他最常对皇上说的话。

    “行了啦!你们五个都一个样,光会敷衍朕!朕再问你一次,你可是心甘情愿去的?”再不赶走这五个让他折寿的小子,他准会被活活气死。

    “若非臣这条命是皇上的,臣甚至不甘心存活。”烈巽平静地说出真心话。

    “你……真没用!气死朕了!”皇上气得脸都涨红了,他瞪着烈巽,然后重哼一声,“无所谓,反正你非去漠北不可,不然,朕就再赏你三个才女,看你这怎么守身如玉!”

    这小子真是死心眼,爱那女人爱到心死,不过就是个女人嘛!他还是想念从前那个傲气纵狂的烈巽。

    “臣去就是了。”烈巽无奈的苦笑,他从一开始就领命了啊。

    “那好,待军容整顿之后马上出发,朕再封你为镇北大将军。”皇上见大事已成,掩不住嘴角的笑意。奸计得逞!

    “谢皇上。”烈巽脸上没有丝毫喜悦,他曾不顾生死的在战场上厮杀,而今名利对他而言皆索然无味。

    “好,朕还要再去探探另外几个小子怎样了,五个人五个好地方,将来可有地方好去啰……”皇上的笑在撞见烈巽了然的笑意时连忙收敛。

    “总之,你好好给朕平定漠北的战乱,否则非但你这镇北将军的头衔保不住,朕还要……”想起他根本不怕死,皇上双手一摊,重重叹了口气,稍稍平顺下语气,“让你去漠北是有原因的,你擅于征战,而且漠北又可以打猎,天地辽阔可以让你这怪性子心情开朗,最重要的是漠北部族专出美女……”皇上说得开怀,被烈巽猛瞪一眼,笑容马上收了回去。

    “皇上离题了。”烈巽不改平时硬汉本色,开口纠正皇上。

    唉,这小子没救了!皇上猛摇头。

    “总之,宏吉剌部族是这次动乱的根源,可是你别把整个族给灭了,宏吉剌部专出美女的。对了,到时如果你看上哪个姑娘,别客气啊!你再这样不近女色,大家都要以为你有断袖之癖啦!”说完,皇上扬着刺耳的笑声离开了。

    烈巽无奈的望着名为君臣,更像兄弟的皇上,拿他无可奈何。可想而知,另外四人也绝对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 &&&

    放眼所见尽时无垠荒漠,烈日之下,似乎还可看见微微的刀剑闪光。

    敌人就在对面山丘上。

    “主子?”高哲耐不住长久等待,轻声唤着身旁的主帅。虽然他应该称烈巽为大将军,但他一时间还是改不了口。

    一身盔甲的烈巽安坐在马背上,他身后的士兵个个凝神注视主帅。

    镇北大将军在短短数月间平定了漠北多数的部族,如今只剩引起这次混乱的主要势力——宏吉剌部族依旧不愿降服,在沙漠中流窜,追了数月之久,好不容易才找到他们的行踪。

    烈巽不疾不徐地望着天空,直到一对黑雕从军队上头飞过,他才稳稳地抬起手,向前指去。

    一时间战鼓急动,号角齐鸣,就在滚滚黄沙中,一场厮杀就此展开……

    &&&

    一名衣着华丽的姑娘走过混乱,她目不斜视的直朝着族长的帐篷走去,所经之处所有男人都会停下手边的事情失神地凝望着美艳的她,久久之后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 她急匆匆的闯进帐篷,水嫩的容颜满是焦虑,落坐在一名老者身边,“爹,您的伤没事吧?”

    “唉,总算是死里逃生,没将性命留在敌人刀口下。”炤阳王泰兀尔叹道。

    “那……旭烈呢?”她问的是她的弟弟。

    “看来不是死在战场上,就是被敌人掳去了,当时我军节节败退,我也顾不得他。”泰兀尔的叹息更深,脸色更沉了。他膝下只有一子一女,如果旭烈死了,他就只剩下一个女儿啦!

    可怜他的女儿,竟是这场纷乱的起因,如果他也死了,这朵塞外之花,恐怕会被不知珍惜她的人给无情的摧残!

    “这怎么行?”那姑娘扬声一唤,盈盈双眸因为焦急而起了水雾。

    “我已经让探子去查了,或许一会后就有消息了……”

    “爹,我来帮你吧!”姑娘接过他手中的布巾,专心替他包扎身上的伤口,只可惜她不是男儿身,不然就能替爹分忧解劳了。

    “兰沁……”泰兀尔凝望着女儿,有时连他都会为女儿的美貌而失神。

    这孩子像她娘,比她娘更美上数分。

    这些年若非他小心翼翼将兰沁藏着不让外人知道,恐怕她早让皇上的人给选去了。前阵子,兰沁的美貌让人发现,兰沁的名字与美貌马上在沙漠中传开,非但各族觊觎着兰沁,甚至连皇上都派人来要迎走兰沁。

    兰沁不愿意离开沙漠,他捱不过女儿的哀求,再加上多年来承受着朝廷的无理要求,他只得带着族人反叛了。

    自古以来女人皆为祸水,但这祸究竟是起与女子的美貌,或是男人的占有欲?

    “族长,有消息了。”外头传来马蹄与呼喝声,接着一名探子冲进帐幕,“族长,找到旭烈了,他……被俘了。”

    “唉……”泰兀尔深受打击,身子不由地晃了晃。

    “爹!”兰沁连忙扶住他,心也慌了“这下该怎么办才好?爹受伤了,旭烈也被掳走,我们已经没有大将了!”

    “兰沁,你别担心,爹没事。只要朝廷派来的镇北大将军不杀旭烈,我们一定会救他回来的。”泰兀尔安慰地拍拍她颤抖的手。

    “只怕那镇北大将军嗜血成性,不愿留旭烈活口啊……”兰沁急白了艳丽容颜。

    她听说过镇北大将军一路横扫漠北,所到之处成焦土,所有部族都降服了。现在只剩他们孤军作战,怕也撑不了多久。

    “你还是先下去吧!待爹想好了方法,一定能救旭烈回来,砍下那镇北大将军的头!”泰兀尔不希望她担心,便差她离开。

    “嗯。”兰沁沉默地回到自己的帐篷。

    “郡主,如何了?”兰沁的丫鬟敏儿见主子回来连忙追问。

    “旭烈被擒。”兰沁脸色沉重地道出这个消息。

    “什么?”敏儿吓得松掉了手中的茶杯,她娇美的脸蛋一片惨白,“爷,他……”话还没说出口,她已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 “敏儿,你怎么了?”兰沁被她的反应吓着了。她刚才着急战况而没注意,现在才发现敏儿似乎对旭烈担心极了。

    “那爷他……他还能活吗?”敏儿揪紧主子的衣衫,小手还微微颤抖着。

    “我也不知道,只怕旭烈落在那可怕的男人手中,生命就堪忧了。”兰沁认真地打量着敏儿,心头攸地一惊,媚眼不相信地睁大,“敏儿,难道你和旭烈……”

    “是的,郡主,敏儿和爷早在一起了,敏儿还……怀了爷的孩子,如果爷回不来,敏儿的孩子将来就没就爹了啊!”

    “唉,你怎么不早说呢?现在这关头……该怎么办才好?”兰沁撑不住纤弱的身子而跌坐在地毯上。

    “爷啊,您可得平安回来啊!”敏儿哭得越发伤心。

    兰沁望着她伤心的小脸,心头一片混乱。

    都是她!如果不是她生了这副祸水容颜,当初就不会引起各族间的争扰,也不会引起朝廷注意,进而牵扯出与朝廷的恩怨……

    “得把旭烈救回来。”她喃喃低语。

    “可是,听说那镇北大将军生性残忍,我还听士兵说他吃人肉、喝人血……”敏儿一想起那些人的叙述救忍不住发抖。

    “那是蛮夷人才会做的事。”兰沁自然也听过这些事,可是她不相信……她不敢去相信。

    “他就是啊!他是东北异族的私生子,再看他横扫漠北的威猛气势,恐怕所言不假了。”敏儿哭得痛彻心扉,“郡主,我们要怎么办才好?”

    “就照我刚才说的,把旭烈救回来。”兰沁望着从小就跟着自己的贴身丫鬟,再想想敬爱自己的旭烈,她更不能袖手旁观了,“我去救。”

    “郡主?”敏儿停止哭泣,红肿的大眼不敢置信地瞪着她,发现兰沁是认真的,“郡主,不成啊!你的功夫不强,而且你还是个千金之躯啊?”

    “不然呢?再派军队去阵前送死?”兰沁支着额头,重重叹息,她没别的选择了,“就让我去吧!”

    “那也得有人陪你去啊!”敏儿听说主子要去敌人阵营救人,立即吓出了一身冷汗。可是她不会功夫,跟着去只会拖累郡主。

    “不,若是让爹知道,我准去不成,而且我一个人去比较不易被发现。今晚,我就动身,你可别声张,如果爹来唤我,就说我不舒服先睡了,知道吗?”兰沁打定了主意,水汪汪的媚眼坚定地望着敏儿。

    敏儿在她的眼神下不得不屈服了。可是……郡主真的能成功吗?可别少了旭烈爷,又丢了郡主啊!

    &&&

    夜里,黑云掩月,把守森严的军营里有道人影在各个帐篷间穿梭,像是在搜寻什么。

    “他们到底把旭烈关在哪里?都快找遍了,就是不见他的人影。”兰沁躲在暗处等待守卫离开,焦急地快发疯了。

    不然,抓个人来问问看好了。

    虽然兰沁对自己的功夫实在没什么把握,但是她已被逼急了,不这么做的话,她不知道还能怎么找到旭烈。

    她抓着手中的刀,抵住一名士兵,“你们今天掳来的人都关在哪?快说!不然我杀了你!”

    “女侠饶命,别杀我,那些俘虏就在前面那座帐篷里……”那士兵话还没说完,就被兰沁打昏了。

    兰沁深怕会被其他人撞见,连忙朝刚才士兵所指的帐篷奔去,然后推开帐幕……什么声音都没有。

    她上当了!一回头,她就对上了一排士兵,她只得往帐篷里退。这下糟了,恐怕逃不了了。

    “这位姑娘,你敲得我的头好痛啊!”高哲揉着后颈,冷笑地说道。他只是在夜间巡视部下,没想到让他碰上个女奸细。

    “你没有昏倒……”她听见外头吵闹声四起,灯火也逐一亮了起来,她知道自己没出路了。

    “昏倒?”高哲摇摇头,“姑娘,下回可得多下点力道,不过我猜你也只有这点力气,是吧?”

    望着缩在一角闷声不吭的姑娘,高哲对她招招手,“缴械吧!或许我们大将军会看在你是女流之悲的份上对你留情些。”

    “不。”她若是落在这些人的手中必死无疑,说不定还会遭受非人的污辱!

    爹,兰沁对不起你!她咬牙举刀刺向自己。

    “不行!”高哲猜出她的动作,飞奔上去踢掉她手中的刀,手刀砍向她的颈背……

    兰沁闷哼一声,跌进全然的黑暗之中……

    &&&

    “主子,我们抓到一名刺客。”高哲站在烈巽帐外禀告。

    “刺客?把他关起来,严刑拷问。”烈巽冷冷地下令。

    “可是……”高哲吞吞吐吐的,“那刺客……是位姑娘。”

    “哦?什么时候他们让女流之悲上场了?”烈巽掀开帐幕,看见被五花大绑的黑衣刺客,“带她过来。”

    “主子,她追问小的,俘虏关在哪?她可能是想劫囚。”高哲将兰沁放在地毯上,站在一旁守卫,他望着烈巽披散在肩后的长发,知道他已准备就寝了。

    “嗯,你下去吧!”烈巽垂眼睨着全身裹得紧紧的黑衣人,轻声命令手下。

    “可是,她会武功。”

    烈巽挑眉微微哂笑,“她不是被绑着吗?你担心什么?难道我会制不住一名女子?”

    “是。”高哲也觉得自己的担忧太可笑,连忙退出主帅帐篷。

    “姑娘家?”烈巽蹲在昏迷的兰沁身边,懒懒的拉开她的头罩。

    飞泄而下的乌黑青丝盖住了她的脸,他心弦一动,轻推她的肩膀,让她平躺,然后拨开她脸上的发丝。

    当他看清她的容颜时,一股轻颤窜过他的身体。

    好美……

    烈巽发怔地盯着眼前的女子,他不知道自己盯着她多久,直到她嘤咛转醒,他才回了神。

    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兰沁瞪大了眼,被眼前严峻冷酷的男子下着。她无法动弹,只得转头四处看看。她在帐篷里,可是眼前这人是谁?

    “你是谁?”烈巽一脸玩味地望着她。

    “哼!”她撇开脸,避开这男人的视线,可是她的头好晕,脖子好痛。

    “不说?”烈巽没想到这奸细的脾气这么倔,可是她是女人那,他没办法对她用刑。这下该怎么办才好?

    刚才被打到的后颈好疼,她皱着眉头,忍不住落下了泪水。

    “怎么了?”他望着她滑落的泪水,猜想她大概想用美人计引诱他。哼,她的确很美,但是他不会中计的,难道他们不知道烈巽对女人没兴趣吗?

    烈巽的声音引起她的注意。她看了他一眼,有些被他的冷酷外貌吓到,尤其他又披散着长发,看起来更是狂野,可是他的声音好温柔。

    “那个人打得我好痛。”她忍不住哽咽地哭诉。

    “先告诉我你的名字,然后我就替你上药,或许还会帮你松绑。”他盯着她,断定她没有骗人,高哲的动作或许真的太粗鲁了。

    “别哄我,你才没这么好心。”兰沁瞪他,恨得咬牙切齿的,眼前这个男人在今天或许曾杀害了她认识的族人。

    “哦?你认识我吗?怎么这么说我?”他开始对她感兴趣了,她长相柔美,个性倒蛮强硬的。

    “反正只要是那个镇北将军的手下,没一个好人!”她愤恨地说道。

    看来,他不怎么得人心啊!“名字。”

    “兰沁。”她可以欺骗他,但她还是老实地招供了。她如鹰隼般的锐利眼神让她无从反抗。

    “兰沁?嗯。”烈巽抬头解开她身上的绳索,“坐着别动,也不用想逃跑,我外头的侍卫在你跨出去时就会逮住你的。”

    知道他是认真的,兰沁坐在原地不敢动弹,静静地盯着他。当烈巽站起身时,她倒抽了一口气。

    “怎么了?”烈巽从药箱取了一个瓷瓶后又走了回来。

    “你……好高大。”尤其兰沁是坐在地上,更显得他身形的雄伟壮硕。

    他淡淡一笑,示意她低下头,然后将药抹在她已经瘀青的粉颈上。

    “你到底是谁?”兰沁偷觑着他,大气不敢喘一下,她从没让男人这样亲近过,整张脸都羞红了。

    “我叫烈巽。”他拉起她,怕她站不稳,便用双手扶着她的腰,惊奇地发现她的腰竟细得不及他双掌合握。

    “烈巽……”她低吟着他的名字。

    “现在,你可以告诉我,,你为何而来了吧?”他凝视着她,差点又被她给摄去魂魄。她的脸蛋柔美光清,双眼犹如潋滟微微闪耀,她的鼻梁微挺,而欲语还休的小嘴则红艳得令他想要品尝……

    他居然对她起了邪念!烈巽猛地皱眉,不了解自己怎么会对她有种莫名的占有欲。

    “我只是……闯错了地方了。”她偷觑他,发现他失神了,来不及细想,她趁机挣脱他的手掌,朝外头逃去。
 

用户评论

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
用户名: 匿名用户
E-mail:
评价等级:
评论内容:

相关商品

 

强效催情液美国失身水

强效催情液美国...

本店售价:¥388元
苍蝇水

苍蝇水

本店售价:¥388元
© 2005-2017 正品女用催情药,正规女性催情,女用催情商城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
女用催情商城专业销售正品女用春药,女性春药,女用催情药物,正品的女用催情药,正规女性催情药等产品,所有产品质量保证 信誉第一 全国货到付款 保密配送 E-mail: 776069844@qq.com
QQ 776069844
共执行 50 个查询,用时 0.057176 秒,在线 40 人,Gzip 已禁用,占用内存 4.782 MB
女用催情商城销售正品的女用催情药,女用催情药,女用春药,正品保证,可全国货到付款 保密配送
在线客服
rss